<source id="yff23"></source>
      <strong id="yff23"><label id="yff23"></label></strong>
    1. <code id="yff23"></code>
      <nav id="yff23"></nav>
      <strong id="yff23"><blockquote id="yff23"></blockquote></strong>

    2. <meter id="yff23"></meter>
      <cite id="yff23"><delect id="yff23"></delect></cite>
      <s id="yff23"><div id="yff23"></div></s>
      1. <cite id="yff23"></cite>
        <meter id="yff23"><p id="yff23"></p></meter>
      2.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数字经济网 > 媒体聚焦 

        解码数字新浙商 | 逸曜信息周晓悦:参与火神山建设,我们是医生的“倒车雷达”

        2020-04-01 18:24:11 来源: 浙江在线 通讯员 王逸嘉 视频 施雄风

        医疗就是实践和经验的学科,我们今天本质的方法是如何把这种实践结合当下的大数据或者其他新兴技术,经过解构,变成一种可复制可复用的方法学。通俗解释,合理用药系统是一套辅助医生、药师临床合理用药工作的应用系统。

        微信图片_20200402144752.png

          当时你们接到搭建火神山、雷神山用药系统的任务时,第一反应是什么?我们的责任到来了,而且义不容辞。

        ——本期嘉宾 周晓悦

          浙江在线4月1日讯(通讯员 王逸嘉 视频 施雄风)本期《解码数字新浙商·第三季》,我们迎来了逸曜信息创始人周晓悦。杭州逸曜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专业的临床合理用药解决方案运营服务机构。

          采访之前,周晓悦的员工告诉我们,“我们老板很能聊,很有料。”果然,在一个小时里,我们只抛出了两个简短的问题。

          话题从这次疫情开始。

          1月25日,逸曜信息接到一通来自武汉中心医院的电话,武汉正紧急筹备建设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要在8天以内建成,需要进行信息化系统的部署,逸曜是合理用药系统的首选供应商。

          2月2日,合理用药系统在火神山医院如期交付。通俗解释,合理用药系统是一套辅助医生、药师临床合理用药工作的应用系统。这套系统从实施方案制定到落地,再到系统调试及正式上线,以往至少需要1-3个月的时间。

          “我们所处的行业以口碑相传为主,不看广告看疗效。”之所以选中杭州逸曜,是经过了对多家国内同类企业的遴选以及专家组充分讨论的结果。此前,包括武汉中心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等湖北诸多医院,都在用逸曜信息的合理用药系统。

          而在这关注背后,是周晓悦和团队12年来在用药领域一笔一划绘制的图景,是一套自成体系的方法论。许是医学世家的思维影响,许是专业学习的浸润,无论是业务搭建、创业路径,还是处世,周晓悦都讲求“方法”,一以贯之。

        QQ截图20200401121823.jpg

          急援火神山:

          我们要帮医生守住安全这条线

          章丰:当时你们接到搭建火神山、雷神山用药系统的任务时,第一反应是什么?

          周晓悦:我们的责任来了,而且义不容辞。但是,我们当还有一点犹豫和怀疑。火神山医院更多是承接重症患者,其中肯定有很多探索性、超适应症、超剂量或者超说明书用药的用药案例,初期会有很多操作会突破这些局限。但是我们接到指令,无论时间多紧迫,用药安全是首先需要保证的。今天的医学和医疗思维方式,已经发生了指数级的变化。

          我经常讲,我们是医生的“倒车雷达影像”,逸曜起到的作用就是为临床医生做决策支持和保驾护航,帮助医生守住安全这条线。如果治疗一个患者需要用到5种药,每种药的剂量、疗程、时间等有9个使用逻辑的考量,因此每个患者有500种不同的情况和决策,工作量可想而知。很多重症病人都是有基础疾病的,不是单一学科的治疗,涉及到多重药物的综合使用,要考虑得非常周全。

          章丰:逸曜积累的数据库就是支撑临床用药决策的依据?

          周晓悦:我们接入了全国4000多家医疗机构,其中700多家是综合性医院,过程中积累了大量AI知识库和临床用药经验。我们这套用药体系是滚动的,针对这次新冠肺炎,公司知识团队根据国家诊疗指南进行了调整,同时根据新冠肺炎患者用药的临床实践效果,还在不断更新算法规则、优化用药模型。另外我们选择在重症医学科、呼吸科、心内科等治疗的重症患者,对不同病症、不同年龄段的用药特征和结果作分析,快速优化并应用于新冠肺炎患者合理用药监测和指导。

          医疗是个探索学科、实践学科,这次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国到目前为止发了七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都是不断地在实践中完善。我们家四代从医,小的时候家里老人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管你是什么医疗人员,你永远要感谢病人。为什么?因为是无数个病人,才成就你的今天。我很理解这句话的本质,医疗就是实践和经验的学科,实际上我们今天本质的方法是如何把这种实践结合当下的大数据或者其他新兴技术经过解构,让其变成一种可复制可复用的方法学。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在医疗上没有百分之百,这种方法也不可能是百分之百适用。

          谈医疗上云:

          瓶颈在于信任建立和观念转变

          1月25日接到任务时,武汉已经封城三天。甲方明确要求,但凡能通过远程解决的问题,都用远程解决。远程云化布署成为了逸曜技术团队必然选择,与项目方之间的沟通、建设过程、测试等,都通过远程的方式完成。

          章丰:这次疫情推动了各行业的云化程度,对于未来云架构解决方案在医疗领域的渗透,你有什么展望?

          周晓悦:我相信在所有行业,“云”都会变成趋势。而医疗领域涉及每个人最隐私的数据,必然对安全有更高的要求。我相信国家也会推进包括数据的管理和使用、个人隐私的保护,会有成熟的解决方案和手段。背后更多的是解决人和人的认知信任以及医疗机构观念的转变。

          最近都在提“新基建”,也应提高这方面的国家性建设投入。浙江这次健康码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改变了,改变的背后是数据的连通。我们期待政府乘新基建、上云的趋势,在政策层面、观念层面更好地推动。一旦这些问题能解决,我认为医疗领域上云是必然的趋势。

          谈核心竞争力:

          知识图谱具有规模效应

        微信图片_20200402144937.jpg


          2003年,周晓悦受到互联网浪潮的感召进入海虹控股,主攻医药电子商务。作为互联网的先行者,海虹聚合了三百多家不同类型各行各业的互联网公司和各类技术人才,耳濡目染,他接触到领先的概念和观念。直到此后离开海虹,“计算机可以做很多事”的认知一直影响着他,后来周晓悦和曾同在医院药学部的吕良忠博士聊起这段有趣的经历,两人兴趣盎然,开始构思如何从零开始搭建一套合理用药系统。

          章丰:2011年逸曜成立,是有什么契机吗?

          周晓悦:我离开海虹后回到杭州做私营药品代理,2008年国家释放了“药品零差率”的信号,比如说医院的药品以一块钱的价格进药,规定只能以一块钱卖给病人。还有一个转变,国家明确提出要控制并管理抗生素滥用,这就意味着要回归“合理用药”,药品利益管理本质的基础在于合理的用药,所以我们从2008年就开始构思这件事。

          章丰:你对商业模式的思考除了政策的敏锐和解读,非常重要的是对技术的应用和预判。刚才提到这次疫情中,逸曜发挥了强大的数据处理和算法优化的能力,背后是一整套体系化的知识图谱,这是在2008年就想到了吗?

          周晓悦:其实我们在2008年甚至都不知道“大数据”,只是基于我们所理解的、见到的、经历的,思考怎么解决问题,再反过来找技术。

          章丰:你们其实是首先立足于行业思考,有了钉子再找锤子。现在很多数据技术是拿着锤子找钉子。

          周晓悦:对。逸曜团队中最大的群体是学医学药的。我们的另一位创始人吕良忠博士,也是我的老同事,他是逸曜的CKO(首席知识官)。这个职位在其他公司很少见,但对于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吕博士曾担任浙江省人民医院药学部主任,他是药学本科、计算机硕士、医学博士,是行业里的“全才”。吕博士带领的知识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一线三甲医院都是有十多年临床工作经验的药师,是公司知识建设的核心队伍。

        微信图片_20200402145326.jpg

        资料图 吕良忠(右二)和周晓悦

          医疗行业具有特殊性,如果从来没有过医疗的从业经历、从来没有看过一天病,说用技术能够颠覆原有做法,这是不可能的。在医院里,经验是口耳相传的,医生之间喜欢分享病例,我碰到这样一个病人,我当时用了什么药、采取什么治疗手段,哪些措施被证明是没有效果的,哪些起到了效果。对于听病例分享的医生来说,他的逻辑是这样的:一是同步接受和理解信息;二是在你接收到信息之后,要去判断原理对不对、处理方式对不对,能不能在我的经验中复制和得到验证;三是结合我的想法或者相关病例的治疗方法。之后,可以在其它医生的经验上传承并且优化,让这条经验变得更具普适性。

          现在基于这个底层逻辑,我们想象这样一个模型:我拿着一张白纸,在上面画了几条线、几个网格,然后交给章老师。章老师说“根据我的经验这里再画两条,这里再画两条”,再又到下一位,他一看,“章老师画得挺好的,但是我觉得还可以细化一下,我再画一个网格”…… 当然这张白纸的尺寸和大小是固定的,药典和说明书就是最基本的边界,然后在前人的框架上不断地修正、补充、细化,这就是我们临床的真实过程,临床的探索也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章丰:逸曜的知识图谱其实也是这样构建的?

          周晓悦:我们就以这个方法来构建的,相当于我提供的是一个画板,让专业的医生药师来画图谱。在当时也没有知识图谱这么高大上的词汇,我们只是想找到一种技术,把临床的这种线下分享经验、复制经验的做法数据化,让它可优化可复制。当然今天我们的技术和方法,肯定比一开始采取的更先进、更有效,因为经历了技术的飞速发展和迭代,但回归到技术方法上,并没有变。大数据也好、AI也好,技术是一种工具,而非结果。这种工具在处理大量数据上的能力比人类有更有效率和优势,大家就运用这种技术理念来提升效率。逸曜的数据、方法、策略和所有的知识表达,都不是计算机凭空算出来的,而是来自真实的临床实践、医生药师的经验,所以我们的逻辑叫“专业的事情专业的人做”。

        微信图片_20200401120955.jpg

        逸曜合理用药方案

          另外一个原则就是当结合到药物治疗的时候,我们不介入诊断。因为药是物质,它是有边界可量化的。但是在临床病例里,医生如何诊断,怎么得出到底是什么问题的过程很难被复制,每个个体都不一样。

          章丰:诊断的过程是一种经验,这种经验的可复制性比较差。

          周晓悦:对。当我们聚焦到物质的时候,它就比较清晰。在这个边界下,再把一些变量不断地往里放,人是变量,病症是变量,就形成了我们基础的方法学。药研究的是物质和人的关系,经常有人跟我讲,这个病用什么药治,我说这个逻辑不对,药首先不是治病的,药是来和人发生关系解决一些问题,可能跟你的病有关,可能跟病没关。就比如说普通病毒性感冒,同样一颗泰诺,你吃下去就睡觉了,我吃下去精神百倍,这就是物质和人之间又发生了关系。本质上要把病和人的关系想明白,医和药综合起来,才能够一定程度地治病救人。

          章丰:基于现有的数据形成的规模,毫无疑问逸曜在同行业里是比较领先的,行业其他的是什么样的情况?

          周晓悦:医生经过时间和实践积累的经验是很难逾越的,绝不是一下子能消化的,就是一个一个病例形成的。在我们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已经有人用数据库引擎来做服务,把药品使用说明书、文献的查询变成数据来读取。他们是从软件的角度,提供检索的功能,我们是从方法的角度来对待这件事。

          谈用药系统与药师:

          让药师成为用药评估主力军

          访谈中,周晓悦几次提及儿时的记忆——一大家子医生坐在一起,开口就是“今天我遇到一个病例”,每个人轮流发言,一顿饭下来就像一场专家会诊。周晓悦发现,无论是哪个领域的医生,他们的话题中都离不开“药”,这也种下了他日后选择学药的种子。

          章丰:回过头看你的创业初心,你本身也是希望能够更好地让药师这个职业有获得感,这个问题有解决吗?

          周晓悦:在某地市的直属三甲医院,我们的云合理用药系统部署前,门诊患者平均用药品种数是8种,也就是除了肿瘤这些特殊的病例,门诊常见病平均开8种药。而我们的系统建立半年后,这个数据下降到2.3种。举一个一年前的统计数据,我们在全国那么多医院的合理用药系统,日均拦截用药错误44万次,44万次就意味着44万个病人的用药安全。不能说我们改变了世界,但是我们确实改变了一些真实的情况。

          章丰:这端是在对开处方的医生改变更大,还是对药师的改变更大?

          周晓悦:首先是对医生的改变更大,对药师的改变在于给到他们临床的参与感。举一个真实发生的事例,当时有家医院上线了我们的系统,按照流程需要提取数据用于分析。我们就发现,院长总是给诊断为高血压的病人开抗焦虑剂(抗焦虑药物),院长是知名的心血管专家。按常理这是明显的用药错误,适应症不符,我们就找到院长讨论这个问题。

          院长解释说,一般的高血压血管张力会改变,血管紧张素的内分泌的改变带来了血压变化。现在的很多高血压却是非器质性的,非器质性与器质性相对,有病了,但不是器管组织结构发生病理性改变引起的,可能是各种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引起的。比如现在很多年轻人经常熬夜,精神压力大,过度的焦虑引起高血压的发生。传统治疗高血压的时候给病人开降压药,通过扩张血管降低血压。非器质性意味着血管的张力没有绝对改变,吃了降压药反而改变了正常结构,所以对这类病人,首先是抗焦虑,第二要多休息。那么后续的问题就涉及到药学领域,抗焦虑剂(抗焦虑药物)吃多久,每次剂量多少?相应地,在我们原有的算法策略里这种药只能是精神科焦虑症的用药,要进行优化,让心血管的医生也可以给高血压病人开。

          章丰:这是不是逸曜提倡的“药师可编程”?

          周晓悦:对,换句话讲就是药师对算法可以随时做调整,不断优化用药规则,并管理规则。当然,仅仅这一点还不够,更重要的是吸纳每家医院临床对标准规则的修订、通过分析整理,然后分享给其它医院使用(各个医疗机构共享使用)。


        微信图片_20200401120856.jpg

        可视化规则设定界面

          章丰:这个业务闭环挺巧妙,用户每一次使用就是共同在建设和进化整套辅助工具。

          周晓悦:我们团队大部分员工是有医学药学背景的,因为我们需要跟用户交流,我们是和医生、药师协作来为临床提供服务的,要吸取他们的想法和思路,同时我们的药师团队可以对各家医院的修订规则再进行评价。两方面结合,让药师真正实现在药品合理性评价中的价值。

          谈商业模式:

          药品应该是一种有体验感的服务

          章丰:我们假设未来医院的数据上云后,算法模型不断进化,AI变得越来越聪明,能聪明到什么程度?使劲想象一下。

          周晓悦:数据连通之下,我觉得有一件事情会非常有意思,我们正在考虑来做这件事情——药品的使用者的对疾病和药品使用的认知引擎。患者可能会存在很多用药认知错误,比如空腹和餐前他认为概念一样。将患者用药信息疾病信息以及特征数字化,更有针对性地引导患者建立健康的用药认识,从而更好地为其提供服务。

          我们是个垂直领域扎得很深的公司,但不是个平台型企业。任何在健康领域布局的平台型公司,我们都可以赋能。我们的目标是,你在医院里看病,你虽然看不见我,但我一定在,医生能感觉到我的存在,药师能感觉到我的存在,你无形中也体验了我的服务。零售业都在讲新零售,那么新零售实际上我理解它是赋能,用数字和数学解构(技术)来赋能到整个供应的终端,在药物和治疗领域,就是我们要赋能的。

          章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其实是靠技术的能力的不断进化让人这个药的主体,就是药物使用者的主体能够享受到更细、颗力度更好的服务。

          周晓悦:药品,它既是一种商品,更多的是一种服务,一种有体验感的服务。这种服务本质是为了保证说患者为药物治疗所掏出的花费和花费的精力(保障患者在药物治疗方面所付出的金钱和精力),能得到最大效益。今天我可能去医院看了病拿了药,我可以在药盒上看到关于用药说明的标签,如果有不明白的可以再去问医生。但是如果现在我在手机上下单买药,我有一些疑问去问谁?

          章丰:所这就是C端的机会。C端的支付形态会呈现什么样?

          周晓悦:C端的趋势是显而易见的,用药合理性评价的知识体系,做到一定程度一定会回到C端。除了告诉专业人员要怎么用药,还要把用药的经验分享给病人,目的就是为了保证病人的用药安全。但是它本质是“2B2C”或者“2C2B”。全世界所有医疗的支出和消费里,最基本的支出方不是个人自费,而是保险或其他支付方,保险机构买单本质上是PBM模式(药品福利管理模式)。

          章丰:C端服务由B端买单?

          周晓悦:谁从中获益,谁付费。这种服务的交付方式复杂和多元,因为在使用过程中,会牵连出丰富的B端付费场景模式,可以是医院,也可以是药店、网店等药品零售终端,还可以是保险、创新药物研发工厂等等,可以根据药品使用者的场景和消费转移而转移。

          快问快答

          记者:你做过最艰难的决定是什么?

          周晓悦:决定公司是否融资。融资意味着要放弃或者做些取舍,但是最终我们决定要融资,一方面是看到市场的加速,同时也需要吸引更多专业人士加入团队。

          记者:面对压力,你有什么解压之道?

          周晓悦:话唠(笑)。创业压力肯定大,但你要告诉自己这是一场长跑,慢慢来,医疗尤其是个慢行业。

          记者:你获取新知识新信息的关键方法是什么?

          周晓悦:有趣。不断保持自己对世界上任何有趣的饥渴感,任何事情我都要琢磨它什么地方有趣,找各行各业的人聊天获取信息。

          记者:为了激励团队,你惯用的“伎俩”是什么?

          周晓悦:陪伴。你在做,我陪着你,你所做的我都看到了,而且因为我在,责任都是我的。

          记者:你认为“数字新浙商”,新在哪里?

          周晓悦:“数字新浙商”代表了浙商看待世界的基本方法学,它是产生在浙江土壤之上、面向未来的一种商业思维的方法。我特别感谢杭州这座城市,杭州是第一个接纳我们的系统进入临床的城市,如果逸曜不是在杭州,不会有这个土壤活到现在。   

        责任编辑: 谢劼
        相关新闻
        成果展示

        5G无人智能应用示范基地落户丁兰智慧小镇

        在丁兰智慧小镇,2019中国5G无人智能应用示范基地启迪协信杭州科技城正式启动。

        专题活动
        2019年10月17日 2019中国(长三角·杭州)国际嵌入式大会

        2019中国(长三角·杭州)国际嵌入式大会将于10月17日在浙江杭州余杭未来科技城学术交流中心举行。

        Copyright ? 1999-2019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国产乱对白刺激视频,亚洲性视频,德国videos高清,亚洲第一综合导航 网站地图